幸运快三官网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文學論文 -> 文章內容

談語言哲學認知學派的特點2

作者:第一論文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6日 21:04:51

摘 要:幸运快三官网認知學派哲學家們認為一個簡單的話語行為的產生遠比想象的復雜,尋找出語言知識是如何在人類大腦中構建和處理的是語言科學研究是中心任務。本文通過介紹認知學派的特點來表明認知科學的研究對于語言研究是不可或缺的。

關鍵詞:語言哲學;認知學派;特

1認知學派
 雖然語言能幫助哲學家們從事研究工作,但是語言本身就是一個令人著迷的研究話題。一個簡單的話語行為的產生遠比想象的復雜,尋找出語言知識是如何在人類大腦中構建和處理的是語言科學研究是中心任務,這也是為什么認知語言學家們所努力的。認知主義是跨學科的,大體上研究的是人類的大腦,而不僅僅是語言,主要包括計算機科學,語言學和哲學。
  2認知學派的四個特點
 認知學派對于人腦和語言的研究途徑,有四個特點:一是堅持人腦計算和表征理論;二是反對行為主義中的部分形式;三是對經驗證據的開往性;四是以心理狀態而不是世界中的事物或日常使用的樣式來決定語言意義。下面就這四個方面進行討論。
 首先是堅持人腦計算和表征理論,大腦思維的認知模式作為信息處理系統進行對構建世界表征的計算,換句話說,大腦思維就像計算機一樣。很多人開始的時候認為這樣的想法是不可思議的,但事實上這樣的想法也是很自然的。人們使用計算機思考,當會計師使用運算一覽表來準備稅務表,飛行員使用自動導航系統,圖書管理員搜索電子目錄等的時候,計算機就被用于像大腦做腦力運算來完成任務。那么人腦也可以像計算機一樣可以分為不同的層次(Dawson 1998;Marr 1982)。
 其次是反對語言行為主義,在認知學派建立之前,研究思維的占主要地位的方式是行為主義。許多理想語言學派和日常語言學派的哲學家們都受到其的影響。行為主義也有很多種,但是所有的行為主義者都一致反對通過對心智狀態的科學研究來解釋語言與行為。心理學家斯金納認為語言行為是對環境刺激做出反應的復雜結構,言語反應是由由環境刺激所控制的(Skinner 1957)。斯金納對語言的觀點受到的喬姆斯基堅決徹底的批判。喬姆斯基指出,言語行為與做出對外界刺激的反應的多樣性之間的關系的復雜性。一旦在沒有任何刺激的情況下,言語行為也能產生的話,認為言語行為不涉及心智狀態的觀點就會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Chomsky 1959:31)。認知學者們認為要走出行為主義就需要提供一種對心智狀態的正規的描述方法。
 三是對證據的開放性。認知學派是一個注重經驗證據的學派。他們獲得證據的途徑包括對本土說話者,母語習得過程,言語生成與理解的控制心理研究,先天的和后天的語言缺失,以及健康成年人語言使用的神經學特點等的研究。這些證據的來源可用于對語言物理層面,運算層面和認為層面的研究。奎因(1960)指出,這就證實了語言學知識與意義不能夠明確的下定論,相應的他也得出一個結論:也沒有說明語詞和句子如何映射其意義的事實。同樣,奎因的這個觀點也受到喬姆斯基(1969)的反對,基于對證據的開放性,喬姆斯基認為奎因得出的關于語義的不確定性的激進結論,是因為他開始就接受的行為主義的只有可觀察到的行為和反應才能夠作為語言意義理論的數據的這個看法。
 最后是意義是心智狀態的特點。意義的心智狀態理論就如亞里士多德那樣的古老,但是心智的計算和表征理論通過描述心智的可能狀態與其可能如何在思維中運行給予了心智狀態理論新的生命力。除了用心智狀態來解釋意義外,有的認知學者理想語言學派所贊成的指稱理論表示不贊成。福多(1975)認為語詞與句子通過與內部的思維語言,也就是心理語,的表征公式匹配來獲得意義。心理語不是像英語一樣的公共語言,它更像電腦語言,一種正規的系統,這個系統具有正規的句法和等同于或超過公共語言表達力。福多還認為語詞和句子表述心智狀態,但是,他在喬姆斯基與Jackendoff的基礎上進一步的嘗試科學的用心理語描述表達式的意義。總的來說,福多的關于意義的理論包括兩個部分:一是語詞通過其自身的心智狀態獲得其意義;二是大多數的心智狀態通過外部世界的指稱獲取其意義。

  3 認知學派的局限性
 很難說清楚認知學派能走多遠。有人認為研究人類思維中關于語言結構的結構和處理的過程語言學知識能夠告訴我們關于語言本身的特點,但很多的哲學家們對于表示異議(Barber 2003)。但是對于人腦計算與表征理論,作為研究進行的假設,引起了大量的關于思維與語言的理論研究。對思維和語言研究的認知方式被大多數的哲學家們接受,并認真的對待之。

參考文獻:
Chomsky, N. (1959). A review of B F Skinner’s Verbal Behavior [J]. Language 35(1), 26–58.
Chomsky N (1969). Quine’s empirical assumptions [M]. In Davidson D & Hintikka J (eds.) Words and objections:
     Dawson, M. R. W. (1998). Understanding cognitive science [M]. Malden, MA: Blackwell.
Jackendoff, R. (2002). Foundations of language: Brain, meaning, grammar, evolution [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Quine, W. V. O. (1960). Word and object [M]. Cambridge, MA: MIT Press.
Russell, B. (1919). 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philosophy [M]. London: George Allen & Unwin.
     Skinner, B. F. (1957). Verbal behavior [M]. New York: Appleton- Century-Crofts.
 陳嘉映,2003,語言哲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錢冠連,2002,漢語文化語用學[M]。 第二版. 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
 冉永平,2002,認知語用學的焦點問題探索[J],現代外語(1):48-60.
 張學廣,2003,維特根斯坦與理解問題[M]。西安:陜西人民出版社.